花儿☆

沉迷手作*月普罗是我爸爸

【新葵】植樱

少爷新×家仆葵
主仆梗万年不倒!!
虐向be
这口玻璃渣我喜湾♡
祝大家开学快乐hhhh

正文↓

1
当第一片樱花花瓣落在门前木廊上时,葵轻轻推开了那扇门。
“少爷,该起床了。”
榻榻米上那人睡乱了头发,他缓缓睁开那双狭长的眼,目光随着葵而移动。
“少爷,内院的樱花都开了。”
那人有些无奈,声音有些沙哑而慵懒,抓着葵的衣角道:“这里只有你我二人,你就不能不叫我‘少爷’吗……?”
葵的脸似乎红了红,半晌才轻声回应。
“新……”

2
“新,优花小姐帮你筛选了这些事务,她让我转告你,不要太勉强自己了。”
新倚在门边,抬眼是明媚如雪的樱花,懒洋洋地点了点头。
“你没有要对我说的吗?”新问。
葵张了张口,欲言又止。
皋月家作为卯月家几代家仆,父辈无数次教导他,要做好家仆本分的事。
“希望少爷注意劳逸结合……”
新没有回头看葵,嘴角是染上失望的微笑,却没有再说什么。

3
卯月新作为下一任家主,日子实在是悠闲过了头。
只因一场治不好的病,很多他要代理的事务,都由姐姐代劳。
樱花正盛,落了几瓣在杯中,香甜的草莓牛奶上漂浮着花瓣,甚是惬意。
医生在很久前便对他摇了头,日子虽一天比一天清闲,却是在倒数。
他望着满树粉霜,其实这么快去世也没什么不好,至少现在,他活得很轻松。
只是有点舍不得那个人。

4
新说想要看看樱花。
葵推着他的轮椅,带他在内院散步。
“小时候,你把这棵樱树照顾得特别好。”
抚了抚樱树的树干,新的思绪飘到从前。
“大家都以为树活不了,不让我种,但是你坚持把它养活了。”
“因为少爷说过喜欢樱花。”
喉咙一阵刺痛,新连忙拿出手帕难以节制地咳嗽,葵帮他顺了顺气,拿下白色的手帕,上面却是触目惊心的红。
新仿佛没有看到,只是轻声问身后的葵。
“呐,葵。是因为‘少爷’喜欢樱花,还是因为‘新’喜欢樱花呢?”
葵没有回答,握住轮椅的手却颤抖得厉害,他强忍着,没有让泪水夺眶而出。

5
每年这个时节,卯月家都会邀请亲友前来赏樱。
澄蓝的天,粉嫩的樱。清风所到之处还会拂来淡淡酒香。这一天,主仆都不必拘束,各自换上绚丽的和服,一同赏乐。
那天,葵穿了一件淡蓝色的和服,很衬他那双清澈明亮的眸子。
一时歌舞升平,热闹非凡,新的视线始终不曾离开葵。
那晚,新拉着葵在内院的走廊边坐了很久。
“你今天很好看。”
从小时候就是这样,新不善用华丽的词藻夸奖别人,直白的语言反而更使葵脸红。
“谢……谢谢。”
“葵,你知道吗?樱花最美的时候,就是它死亡凋零的时候”
新认真的望向葵,眼神里仿佛已是整个世界。
“我希望,我离开的那天,你能穿这一身送我。”

6
一群医生,进了又出。
卯月优花守在病中的弟弟身边,脸上难掩焦急与悲哀之色。
作为贴身仆人的葵,此时却在厨房里研究樱花糕。
葵正把糕点整齐地放在餐盒中,无论如何也控制不住手的颤抖。
“要快点送过去,等下新醒了肚子会饿又要撒娇了……”
两滴水珠落在圆白的草莓大福上,葵抬手抹了抹脸,才发现自己早已泪流满面。

7
最近,内院的樱花凋得厉害。
葵一如既往恭敬地推开门,唤新起床。
那双灰黑慵懒的眸子却玩笑般的没有再睁开。
新的头发长了点,额前一小撮碎发软软地掩住新禁闭的眼睛。
葵没有在意,径自转身走到门边。
一地残破的樱花花瓣,树上只剩几簇开败的鲜红,如血般绚烂。
“新,今年的樱季又过了。”

8
葬礼举行那天,举目皆是沉郁的黑色和白色。
葵身着赏樱那日的蓝色和服,在这些黑白棋之间显得格格不入。
他抬头看了看屋前的那张新的照片,明明不久前还缠着他说想吃甜点,明明不久前还和他一起在樱花下散步……现在却只是一张不会说话不会动的照片了。
葵有些头晕,对旁人的议论充耳不闻,自顾自地走出那间令人烦闷的堂屋,去了内院。
自从新走后,他一晚都没有睡好。
倚在樱树下,突然就很安心地睡着了。

9
“葵……葵!!快过来帮我!”
卯月家的内院有堵墙,墙角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洞。
葵听见了从洞那边传来的,刻意被压低的熟悉的叫喊。
“新?你去哪了?所有人都在找你诶……这是什么?”
小小的新从那个洞钻进内院,拖进一棵不太壮实的树苗。
他伸出小小的手抹了抹额头的汗水,从小便不爱运动的他,很不容易地将这棵树苗扛下了山。
童年的葵睁着大大的眼睛,凝视着那棵树苗。
————那是几天前新和葵上山游玩发现的一棵被人遗弃的樱树树苗。
“我觉得它还能活,我想种下。”

10
第二天。
新无疑被父亲狠狠地训斥了一顿。无视家规半夜出行,还想在院子里腾出位置来养一棵半死不活的树。
新被关了禁闭。
门外的葵轻轻敲了敲门,听见新的声音仿佛带着一点雀跃。
“葵,是你吗?”
“嗯,新……一定要种那棵树吗?”
门那边的声音默了半晌。
“樱花很美……我很喜欢。如果它还能活却放任它这样死去,那也太可惜了……”
葵微微叹了口气,离开了禁闭室的门。
那是葵第一次逾界违反规定。仅仅是家仆之子的他不顾惩罚,费尽千辛万苦保下了那棵树。

11
新被放出来时,已是两个星期后。
那天他急匆匆地跑到内院,尽管他知道那棵树可能已经被家里的人丢掉了,却还是隐隐有一点希望。
他看见葵站在一个木凳上,小小的手沾了点泥,正细心地给那棵树吊营养液。
树,似乎也开始展现了生机。
阳光透过树枝,欢快地扑在葵的身上。
吊好营养液的葵舒了口气,转身便看见怔在原地的新,嘴角马上就扬了起来。
“新你出来啦!”
那一瞬间,新觉得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。

12
葵在樱花树下熟睡。
那棵树是被寄予了新的执着,由他养成的。
梦里,他看见了新小时候的样子。
懒散,不爱笑。
却对一些事情意外的看重,甚至固执。
一些逐渐被淡忘的记忆奇迹般地出现在梦中。
那时,小时候的新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问他。
“葵……为什么帮我种了树?”
梦中幼小的自己好像是对新笑了笑,用孩子独有的开朗天真,回答了新。

“新曾经说过喜欢樱花,我想保护好新所喜欢的东西。”

树上的最后一片花瓣飘落,葵睁了睁眼,梦,最终还是醒了。

—END—

很多地方可能有些疏忽 还请多多包涵♡

章大了真心好难盖啊啊qwqqq印废三次好不容易能看居然咸猪手抹了两把。。
yooookoi和kakeru的小爪子都好可爱yooo看他们牵着对方小爪子都能脑补10000字童真清水文啊("▔□▔)
留白依旧是那么的奇怪x

凛!凛!生!快!

关于凛凛2.2生日和双马尾日的那什么脑洞www
没错我是宗凛党!
帅气的,宗!凛!党!

2月2日 晴
早晨,凛还在熟睡,薄唇微张隐约露出他可爱的鲨鱼牙。酒红色的头发细细软软地贴在耳边,凛的头发偏长,揉起来很舒服,每一次凛游完泳在起点处脱下泳帽,红发被水浸湿,闪着耀眼的光彩。我一直觉得,凛的头发扎起来会很可爱。
上一次凛送我的圣诞礼物上有红绿的条纹丝带,总觉得会派上用场…稍微加工了一下,把丝带剪成了两根。
凛还睡得很香,可能是昨晚太累了。
听他们说,今天好像是双马尾日。
凛,抱歉了!
凛的头发果然还是很舒服,我轻轻地束起他耳旁的头发,顺便打了个蝴蝶结。
不出我所料!凛真的…太可爱了!
凛那家伙肯定要毁掉这份杰作的!我翻到以前用的拍立得相机,这么可爱的凛,当然要保存下来,再备个份。
生日快乐,凛。



凛揉了揉眼睛,身旁空无一人…
不禁想到昨晚那一场激烈的…凛咬牙切齿地挤出四个字:
山、崎、宗、介!
腰腹还有隐隐酸痛,但对于游泳运动员的凛来说也算不上什么,揉揉腰下床出去找人。
冰箱门上贴着醒目的字条:

出去买菜,冰箱里有蛋糕,饿了先吃。
宗介

蛋糕?凛想到他和宗介平时也不吃这么高热量的东西啊?
凛带着疑惑打开冰箱门,一个精致的小圆蛋糕映入眼帘。
蛋糕上有草莓和覆盆子,颜色鲜红,果实饱满。
凛小心翼翼地端出蛋糕,正中有果酱写成的花体英文“Happy Birthday Rin”。脸一红,宗介这家伙…
蛋糕后面似乎有东西?凛拿起蛋糕后的一张巴掌大的纸,仔细端详。
这这这,这什么时候照的!
照片上的凛闭着眼模样毫无防备,两侧的头发被扎成了蠢蠢的样子,翻过照片,上面写着一行字:双马尾的凛很可爱,生日快乐!(对了今天是双马尾日)
“宗介,你这混蛋!!!”

End




大概就是总裁的日记和恶作剧www槽点太多了orz请见谅!
凛凛生日快乐!(虽然发的太晚x(这都写的什么玩意儿

蓝蓝第二次尝试(((o(*゚▽゚*)o)))
平留白还是刻的不好,,,线条也不直,,
嘛嘛~继续加油咯XD